区农民年收支状况剖析3篇

区农民年收支状况剖析3篇是为您推荐的内容,希望对您的学习工作带来帮助。

农民年收支剖析区农民年收支状况剖析3篇

区农民年收支状况剖析第1篇

今年以来,区继续深化农村改革,强化支农、惠农政策的落实,推动了农村经济全面发展,农民现金收入、生活消费支出大幅增长。据全区50户农村样本住户调查,全年区农民人均纯收入11281.03元,同比增加1169.19元,增长11.56%,现金支出为8407.84元,同比增加1080.85元,增长14.75%,生活消费支出7078.96元,同比增加873.56元,增长14.08%。

一、农民现金收入

(一)工资性收入增长较快,是农民增收的主要来源

近年来,由于农业对农民收入的贡献份额下降,农民在本乡镇域内打工增多,依靠转移农村劳动力拉动收入增长。年,农民人均工资性收入6990.84元,同比增加738.46元,增长11.81%。工资性纯收入占农民人均纯收入的61.97%。其中:从非企业组织、本乡地域内劳动和外出从业劳动所得的收入分别为880.30元、4356.26元和1754.27元,同比分别增长-1.97%、15.28%和11.35%。从本乡地域内劳动得到的收入和外出务工得到的收入增加已成为农民增收的主导力量。主要原因有:一是外出务工工资的增长;二是近年来全区加大了重点投资项目的开工建设力度,一些企业的投产扩产也给本地农民增加了就业机会。

(二)家庭经营仍是农民生产经营的主业

年我区农民人均家庭经营现金收入3023.68元,比上年同期增加349.26元,增长13.06%。其中:一产收入721.97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5.22%;二产收入231.15元,比上年同期增长23.81%;三产收入2070.56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1.25%。

在家庭经营收入中,由于农业生产结构的调整,农产品价格的上升,第一产业人均收入721.97元,同比上升15.22%。第二、三产业随着乡镇经济的不断发展,越来越多的劳动力转移到非农业生产中去,农民自营三产业行业人数不断增加,三产业收入也在不断增加,人均收入2071.18元,同比增长11.29%,特别是农村基本建设的蓬勃发展,交通运输业也在不断地发展;农村商贸业、社会服务业也在发展之中.调查显示,年我区农民交通运输经营人均收入981.33元,比上年增加64.33元,增长7.02%,批零贸易饮食业人均纯入991.21元,比上年增加136.33元,增长15.95%。

(三)转移性收入增幅大,是农民增收的另一来源,

年我区农民人均转移性收入718.38元,比上年同期增加172.96元,增长36.72元,其中:离退休金纯收入537.45元,增长37.58%,农村地区退休金的提升和养老金的发放到位使农村居民转移性收入增加,政府家电下乡惠民政策工程实施,使农村地区居民受益匪浅。

二、农村住户生活水平稳步提高,生活消费支出总体增长。

年,由于国家各项利农政策,也增强了农民增加投入获取更多收入的信心;农民收入的增加和农村生存环境的不断改善,农民的生活质量也发生变化。年我区农民人均现金总支出8407.84元,比上年同期增加1080.85元,增长14.8%,增幅比上年同期增加7.7个百分点。收入增长主要来自生活消费支出的拉动力,抽样数据显示,年我区农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7078.96元,比上年增加873.56元,增长14.08%,农民收入的增加促进了消费需求的增长和消费水平的提高,各类生活消费支出呈现全面增长的态势。其中增长较快的有:

1、食品支出增长13.26%。年我区人均食品消费支出3395元,比上年增加397.59元;农民收入的提高,农民的需求也在不断改变,农村劳动力强度的减少,吃的方式也在变化,食品结构向健康,高质量发展。

2、交通和通讯支出增长43.63%。年我区人均交通与运输支出1083.65元,比上年同期增加329.17元;农民的生活标准逐步向城市化发展,农民生活信息化不断扩大,随着农村通讯条件的改善和通讯器材价格的下降,农民对通讯器材的购买不断增加,个别农村调查户购买家用小汽车和经常更换手机,反映了农村普通居民生活条件的提高。

3、居住支出增长9.19%。年我区人均居住消费支出914.49元,比上年同期增加76.93元;

4、文教娱乐消费支出588.82元,比上年同期增加48.62元;

三、几点建议

1、贯彻落实中央及地方支农惠农政策,确保农民稳定增收

党的十七届三中全会和中央农村工作会议精神指出要把农民增收作为“三农”工作的重要任务来抓,并提出了明确的目标措施,因此,大力贯彻落实中央各项支农惠农政策,大幅度增加农业农村投入,加强农村和农业基础设施建设,充分挖掘农业内部增收潜力,拓展非农就业增收空间,促进农民转移就业,健全和规范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市场,保护农民合法权益,促进农民持续稳定增收

2、加快第三产业发展力度,创造更多就业岗位

近年来,我区的第三产业虽然得到了一定发展,但是在新城区等其他地区商业门店和设施仍比较少。建议可以通过增加优惠政策措施,积极培育劳动力市场,创造更加良好的投资环境,吸引更多的大型超市等商业单位来投资,加快我区第三产业的发展,创造更多的农村就业岗位。

3、加强对农村经济困难家庭的补贴力度

在农村居民家庭中,很多经济困难的家庭都是因病而致贫,对这样的弱势群体,相关部门应加强跟踪,了解他们迫切的需求,进一步加大对其在医疗、子女教育、生活保障等各方面的扶持力度,提高保障水平,帮助他们度过难关,实现困难家庭收入长期稳定增长。

区农民年收支状况剖析第2篇

根据百户抽样调查汇总资料表明:上半年**县农民人均现金收入833.60元,比上年同期增加144.44元,增幅20.96%;人均支出1241.82元, 比上年同期增加143.47元,增幅13.06%。

一、收入情况

1、工资性收入已成为农民收入增长的主要亮点。上半年,农民从各类劳动报酬中得到的工资性收入人均263.98元,比上年同期增加126.78元,增幅92.41%,占现金收入比重为31.67%。其中本地务工收入人均82.28元,比上年同期增加40.56元,增长97.22%,外出务工收入人均150.49元,同比增加56.11元,增幅59.46%。主要体现在:外出务工人员的增加加快了工资性收入的增长,据百户资料显示,上半年外出务工人员70人,比上年同期增加21人。[范文先生网文章-http://www.wmxz.cn 找范文,到范文先生网]

2、家庭经营收入仍然是农民家庭收入的主体。上半年,**县农民从家庭经营中得到现金收入人均483.47元,比上年同期增加47.46元,增幅10.89%,占现金收入比重为58%。在家庭经营收入中,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的特征:

(1)第一产业收入下降。上半年一产业现金收入人均347.97元,比上年同期减少33.99元,减幅8.90%,分行业看,农业现金收入人均114.25元,同比减少50.01元,减幅30.44%;林业现金收入人均0.62元,同比减少1.92元,减幅75.45%;牧业现金收入人均222.49元,同比增加8.70元,增幅4.07%;渔业现金收入人均10.60元,同比增加9.23元,增幅6.73倍。通过调查分析,一产业现金收入下降,究其原因,一是部分农产品价格下降对农业收入有较大影响,据调查,今年以来,除蔬菜以外,全县主要农产品价格均呈下降趋势。其中:今年上半年玉米价格同比下降5%以上,豆类价格同比下降约10%,生猪价格同比下降15%以上。二是农民在出售林产品采集果实上下降80.93%。

(2)二、三产业现金收入快速增长。上半年农民人均家庭经营二、三产业现金收入分别为37.02元、98.48元,比上年同期增加27.58元、53.86元,增幅分别为292.51%和120.71%。主要原因:一是农村剩余劳动力从事建筑业的人数和工资增加,致使二产业收入大幅增长;二是交通、运输邮电业和批零贸易、饮食业收入的快速增长带动第三产业收入的增长。目前,农村道路状况得到较大改善,农村从事交通运输业的农户增多。同时由于农民收入增加,农民生活质量不断提高,农民对生存型、发展型、享受型消费也在逐步增加。上半年,农民从事交通运输业和批零贸易、饮食业现金收入人均分别为36.52元、33.31元,比上年同期分别增加31.04元、25.23元,增幅为566.83%和312.51%,分别占三产业收入的37.08%和33.82%。

(3)财产性收入增加,转移性收入下降。上半年,财产性收入比上年同期增长113.10%,转移性收入比上年同期下降24.55%。财产性收入主要是租金收入增加。转移性收入下降主要是退耕还林还草补贴收入和得到赔款分别比上年同期减少33.19%和87.44%。财产性收入和转移性收入是一种不稳定的收入来源,跟时间和随机性有较大的关系。

二、支出情况

上半年**县农民现金支出人均1241.82元,比上年同期增加143.47元,增幅13.06%。上半年农民现金支出主要呈以下特点:

1、一产业生产投入下降29.46%。产生的主要原因一是农业生产费用下降,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32.79%。主要又反映在农资价格的'上涨导致农民在购买农业生产资料上的费用大幅减少,其中:在购买肥料数量上人均减少24.96公斤,减32.52%。二是牧业生产投入下降,与上年同期相比下降25.94%。主要又体现在农民在购买牧业生产资料上下降,下降幅度为27.03%。

2、二、三产业生产费用大幅增长。分别比上年同期人均增加4.66元、62.48元,增幅分别为7.11倍和7.47倍。

3、生活消费支出稳定增长。随着农民收入的逐年增加,**县农民的生活消费水平不断提高,消费质量明显改善。上半年农村居民生活消费现金支出人均725.07元,比上年同期增加111.62元,增幅18.19%。其中:食品消费人均增长3.03%、居住支出人均增长44.44%、家庭设备、用品及服务方面人均支出增长1.5倍、交通和通讯增长4.81%、医疗保健人均增长77.90%。

三、分析全年农民增收的有利因素

一是二、三产业在发展上,加强了乡镇经济发展环境建设,加大了招商引资力度,吸引一批企业入驻,利用批发零售业相对点多面广的优势深化发展,形成连锁化、网络化的现代商贸业,做好了自身发展定位,加大了对外宣传力度。

二是政策性因素对增收的直接或间接作用越来越大,政策性因素可使农民人均增加收入15元左右。主要体现在:一是中央在实施粮食直补、良种补贴的惠农政策基础上,今年又实施了综合补贴;二是退耕还林面积增加并及补助及时兑现给农户。

三是劳务输出的内因和外因作用都较强。一方面表现为政府培训、组织引导输出工作力度加大,另一方面农民外出就业的意识明显增强。据调查,上半年农民外出务工人数比去年同期增长6%,收入增长9%。仅此一项可使农民人均增加收入60元以上。

四、分析影响农民增收的不利因素

1、农业基础设施薄弱,抗自然灾害能力差,自然灾害频繁。虽然经过多年的建设,农业基础设施仍显簿弱,目前由于部分水利设施不配套,加上管理费用不足,有的处于无人管理状态,渠道垮塌,小型水库及塘堰淤积严重,影响灌溉效果,农民依旧不能摆脱靠天吃饭的困境。

2、农村劳动力素质下降影响农民增收后劲。随着农民收入来源渠道的多元化,外出务工仍然是**县农村初、高中毕业生就业的主要渠道,相对而言其文化水平较高,并有一定的技术,且外出务工主要是一些年龄在16岁至40岁之间的青壮年劳动力;而留下来的从事农业生产的主要是妇女、老弱病残人员,他们体力差,文化水平低,接受农业技术能力慢,这种状况的长期存在对**县农业的良性发展极为不利。

综合以上各方面的因素,预计今年全年农民人均纯收入可增长4%以上。

五、措施及建议

1、抓住政策有利的机遇,真正运用好、操作好,从根本上保护农民的利益。要更多地运用市场调控和经济手段来调动农民的积极性,着力提高综合生产能力,确保农民增收目标的实现。

2、切实抓好当前农业生产,加强田间管理,确保粮食增产增收,密切注意病虫害的防治,确保提高单产,增加总产,为全年粮食增产奠定基础。

3、近几个月来,农用生产资料价格的上涨已经在很大程度上消减了各项补贴和粮食价格上涨给农民带来的实惠。因此,各级政府必须采取措施加大对化肥等农业生产资料流通环节的监管调控力度,以进一步稳定农业生产资料价格,降低生产成本,严厉打击制售伪劣农业生产资料的行为,切实保护农民利益。同时还要加紧落实涉农生产资料生产的税收优惠政策措施,严格控制农业生产资料价格成本和市场定价,真正让农民得到实惠,从各方面保障农民增收。

4、继续加大财政支农力度,鼓励和引导农民增加投入,进一步改善农村基础设施和农业生产条件,增强农业发展后劲。同时,要建立完善科学有效的抗灾减灾体系,最大限度地减少灾害损失,确保农业生产和农村经济持续稳定发展。

5、着眼长远,建立促进农民收入持续增长的长效机制。要积极推进农业和农村经济结构的战略性调整,通过培育优势产业和优势产品,发展农业产业化经营,增强对农户的带动能力;加快发展农村二、三产业,突出特色,支持和鼓励发展农副产品加工业,促进农村富余劳动力的转移就业,从根本上增加农民收入。

区农民年收支状况剖析第3篇

2019年,海南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农村居民增收问题,持续加大脱贫攻坚和民生投入力度,在农民收入增速出现下行不利形势下,及时出台促进农民增收二十二条措施,督促各地落实多项惠农惠民政策,确保了全年海南农村居民收入实现稳步增长,农民实际收入(扣除价格上涨因素)提前实现翻番目标。

据国家统计局海南调查总队住户调查资料显示,2019年海南省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以下简称海南农民收入)15113元,同比名义增长8.0%;人均生活消费支出12418元,同比名义增长13.3%。扣除价格上涨因素,2019年海南农民实际收入11499元(按2010年不变价计算),比2010年(5566元)增长1.07倍,提前实现了收入较2010年翻番的目标。

一、海南农民收入特点

(一)从走势看,收入增速呈逐年下降态势。

2019年海南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名义增长8.0%,增速比上年低0.4个百分点;扣除价格因素影响实际增长3.9%,增速比上年低1.9个百分点。从2015年至2019年看,虽然随着收入水平(基数)的提高,海南农村居民收入增速呈下降态势(增速从9.5%下降至8.0%),但收入成效逐年提高,农民人均同比增收额分别为985元、1059、1087、1124元

(二)分城乡看,农村居民收入名义增速与城镇持平,但实际增速慢于城镇。

2019年,海南农村居民收入名义增长8.0%,与城镇名义增速持平;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3.9%,慢于城镇实际增速0.8个百分点。城乡居民收入比为2.38,与上年持平。

(三)从来源看,四大项收入增速全面增长,工资性收入较快增长是农民增收的主要驱动力。

1.工资性收入增长较快,对增收的贡献率最大。2019年,海南农民人均工资性收入达到6317元,比上年同期增加705元,同比增长12.6%,增速较上年同期提高4.0个百分点;对可支配收入增长的贡献率为62.7%,贡献率居四大项收入之首,拉动可支配收入增长5.0个百分点。工资性收入增长的主要原因:一是受农业结构调整和农村二三产业发展影响,以及农业产业化发展和就业扶贫政策发力,农民外出务工人数和收入双增加。二是去年下半年政策性增资翘尾因素以及各市县发放机关事业单位人员一次性绩效工资,乡村教师、医生的工资水平提升较快,对农村居民工资性收入的拉动作用较大。

2.转移净收入增速加快,政府对农民转移支付力度加大。2019年海南农民人均转移净收入为2648元,比上年同期增加331元,增长14.3%,受四季度发放“非洲猪瘟”扑杀补贴等各项惠农补贴影响,转移净收入全年增速比前三季度提高3.5个百分点;对可支配收入增长的贡献率为29.4%,拉动可支配收入增长2.4个百分点。转移净收入增长的主要原因:一是2018年下半年新型农村基础养老金标准提升至178元/月的翘尾因素影响,提升幅度为16.7%,加上农村60岁以上老人增多,使得农民来自养老金收入增长较快,调查显示,农民来自养老金或离退休金同比增长22.9%;二是外出农民工数量增多,寄带回来收入同比增长21.2%,赡养收入同比增长8.5%;三是支农惠农政策力度加大,2019年全年惠农补贴已及时发放到户,2019年惠农补贴同比增长29.3%。

3.经营净收入小幅增长,是农民收入增长的稳定器。2019年,海南农民人均经营净收入为5865元,比上年同期增加59元,增长1.0%,增速较上年同期下降3.1个百分点;对可支配收入增长的贡献率为5.3%,拉动可支配收入增长0.4个百分点。从产业看,第一、二、三产业净收入同比分别增长0.5%、1.7%、2.1%。主要增长原因一是橡胶价格保险制度的实施促胶农回流割胶,橡胶出售数量出现大幅增长,调查数据显示,农户出售橡胶数量同比增长40.0%;二是受“非洲猪瘟”疫情影响,牧业产品价格快速上涨,其中农产品生产者价格调查显示,2019年生猪出栏价同比增长57.2%,家禽、牛、羊价格分别上涨11.3%、7.9%和3.3%。

4.财产净收入增长较快,但占比低影响小。2019年海南农民人均财产净收入为283元,比上年同期增加29元,同比增长11.5%,对可支配收入增长的贡献率为2.6%,拉动可支配收入增长0.2个百分点。主要原因是农村土地流转加快,使得农民转让土地承包经营权收入快速增加促进了财产性收入快速增长。

(四)从构成看,四大项收入呈现“三升一降”,农民收入对家庭经营的依赖性降低,来源向多元化发展。

2019年,海南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构成中,工资性收入、转移净收入、财产净收入比重分别为41.8%、17.5%、1.9%,与上年同期相比,分别提升1.7、0.9、0.1个百分点;经营净收入比重为38.8%,比上年下降2.7个百分点。从2015年至2019年,工资性收入在海南农民收入中比重从39.2%上升至41.8%,呈逐年递增态势,是农民增收的主要推动力。

(五)分市县看,各市县农村居民收入均呈现不同程度增长。

2019年,全省18各市县(不含三沙市)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均呈现不同程度增长,收入水平不断提高,其中:收入水平高于全省平均水平的有8个市县,主要集中在东、西部市县。收入增速超过全省平均水平的有11个市县,中部、西部大部分市县农民收入增速快于全省平均水平。

二、海南农民生活消费支出增长较快

(一)生活消费支出增长快于收入增长。

2019年,海南农民人均消费支出12418元,同比增加1462元,增长13.3%,增速比收入增长快5.3个百分点,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8.9%。与全国比较,海南农民人均消费支出绝对值比全国农村平均水平(13328元)低910元,在全国排第16位;增幅比全国农村平均水平高3.4个百分点,在全国31个省区市排名中位居第4位。

(二)八大类支出呈现“七升一降”态势。

2019年海南农民人均八大类消费支出呈现“七升一降”态势,其中医疗保健、交通通信、衣着、食品烟酒、居住、教育文化娱乐等六类均实现两位数较快增长,增幅分别为28.9%、18.1%、15.0%、13.1%、10.6%、10.4%。

(三)生活消费支出结构逐步优化。

海南农村居民消费从过去的吃、穿为主,到现在服务、文化娱乐、通讯等服务型品类不断增多。从消费结构看,海南农民衣食住用等基本支出虽然稳步增长,但占比却有所下降。其中,食品烟酒、衣着、居住、生活用品及服务等四类消费支出共计为8488元,比上年增加919元,增长12.1%,所占比重为68.4%,比上年同期下降了0.7个百分点。而随着海南农村基础设施建设不断完善,带动农民交通通信、教育文化娱乐及医疗保健支出占比提高。2019年海南农民交通通信、教育文化娱乐、医疗保健等三项消费支出共计3742元,比上年增加548元,增长17.2%,所占比重为30.1%,比上年同期提高0.9个百分点。

(四)消费品质不断提升。

随着生活水平提高,海南农村居民不再满足于温饱消费,而是追求吃得营养、住得宽敞、行得便捷、用得时尚。从“吃”的方面看,在外饮食比例提高,农村居民饮食服务支出608元,同比增长27.6%,占食品烟酒消费支出比例为11.7%,比2018年提高1.3个百分点;从“住”的方面看,2019年海南农村居民住的更宽敞,人均住房建筑面积34.6m²,较2018年增长5.6%;从“行”的方面看,2019年底,海南每百户农村家庭拥有汽车10.3辆,较2018年底增长5.0%。从“用”的方面看,海南农村居民对大件电器和电子产品需求量不断增加,2019年每百户农村家庭拥有移动电话、彩色电视机、助力车、电冰箱、热水器、洗衣机分别为291部、104台、91辆、85台、75台、73台和51台,较2018年分别增长5.2%、1.5%、37.5%、10.4%、12.1%和18.1%。

相关文章

《2021年美术教师创优争先活动剖析3篇》:转眼间,在平平常常、忙忙碌碌中,我又度过了一个学期。回顾这一学期的工作,有一点我感到无比欣慰,就是不管社会多么纷繁、复杂,我始终没有放弃做人的基本原则:以诚待人,以诚感人,以诚

《廉政风险防控剖析材料3篇》:县针对重点项目多、管理难度大的实际,开展廉政风险防范、推进重点项目建设的真实写照。去年以来。积极探索项目监管的有效方法,将廉政风险防范贯穿于重点项目建设始终,不仅规范

《区乡经济运营形势简析3篇》:今年以来,全区坚持以科学发展观统领经济社会发展全局,紧紧围绕“海西”建设,坚持“四用发展”要求,加大攻坚克难力度,促使进入第三季度以来,我区经济运行出现了积极因素不断累积形